保产上

保产泛论

临盆一事,造化天然之理。本古今常事,而人人以难堪事。时至自生不用忧疑,而人人抱乎忧疑者,总由此理未明也。造化原不令人难生,人多不知调摄因此难生;造化原不令人逆生,人多匆忙强迫因此逆生。难逆两端关系二命,倘平常平凡不知讲究,则临产必至误事。为外子者,宜于平常平凡家中议论,令妇女习闻知熟,有孕知调护,临产有主意,不匆忙,无疑惧,自无难产之患,以受胎后论即不克不及如先人胎教。凡可忌讳者(详见安胎上卷),亦宜觉悟,以临产时论胎至十月形完。气壮手足必动,动则母腹必痛,痛急则胞衣必破,子自出胎而生。

若不忍耐顺时,见其腹痛半日一日不产,即谓难生。不知是胞衣未破,子未出胎。若不忍耐,催其速生,一催之间因多误事。故临产切弗成慌张,即一二日,三五日无妨,总宜安心定气,任其天然娩。强忍痛,进其饮食,要坐则坐,要行则行,要睡则睡。莫听稳婆,强迫用力太早,本身勿求速,旁人亦勿多言,惊慌恐怖以乱其心,时至天然临蓐。

滑胎

滑胎之法,惟欲其坐草之期易并且速。而难易之由,则在血之盈虚,不在药之滑利。盖血多则润而产必易,血亏则涩而产必难。故未产之前,但当培养气血而预为之地,如四物汤、滑胎煎、五福饮、小营煎、八珍汤即皆滑胎之要药。若不知此,而过用滑利等药,或产期未近,无火无滞而妄用清火行气之剂,多致血亏气陷,反为临期大年夜害。若果肥盛气实者,则紫苏饮,保生无忧散皆可择用。

四物汤

熟地黄 当归(各三钱) 川芎(一钱) 白芍(二钱)

水二钟,煎七分服。

滑胎煎

当归 熟地黄(各三钱) 山药(姜汁炒) 杜仲(炒,各二钱) 枳壳(面炒) 川芎(各七分)

水煎,食前温服。

气体衰弱,加人参、白术(蜜炙)各二钱;便实多滞,加牛膝(一钱)

五福饮

人参(随宜) 熟地黄(随宜) 当归(二钱) 白术(蜜炙) 炙甘草(各一钱)

水二钟,煎七分,食远温服。

小营煎

当归 熟地黄 白芍 山药(姜汁炒) 枸杞子(各二钱) 炙甘草(一钱)

水煎,食远温服。

八珍汤

人参 白术(蜜炙) 茯苓 熟地黄 当归 白芍 川芎 炙甘草(各一钱)

姜枣为引,水煎服。

紫苏饮

大年夜腹皮 川芎 白芍 陈皮 苏叶 当归(各一钱) 人参 炙甘草(各五分) 姜(三片)

水煎服。(一方有喷鼻附,无人参)

保生无忧散

当归 川芎 白芍 乳喷鼻(去油研) 枳壳(麸炒) 南木喷鼻 血余(各等分)

水煎服。

催生

催生之药,缘由妇人难产不得已而用之也。若平素易产者,时至自生,不用服药。如必欲服,求其快便,须待产妇腹痛必至腰痛已甚,方是欲产之候,始可用药。顺势推之,自当立下。若只腹痛未甚,儿身还没有欲生,切弗成早服催生之药,强其速生,使儿身不克不及转胞,则横生倒产,必不免矣。是故生无可催也。所谓催生者,不过助其气血而利导之耳。然必待临产腹痛已甚,方可用脱花煎少加肉桂(五七分),为最稳最妙,或经日久产母困乏难生,俱宜服滑胎煎,以助其气血使之速生。若气虚有力艰于传送者,必用独参汤救济其力,皆为催生要法。若期未至而妄用行气导血之剂,认为催生,亦犹揠宋人之苗耳!

脱花煎

当归(七八钱或一两) 肉桂 川芎 牛膝(各二钱) 车前子(一钱五分)

水二钟,煎七分,温服。

气虚加人参一二钱;阴虚加熟地黄三五钱。

滑胎煎

当归 熟地黄(各三钱) 山药(姜汁炒) 杜仲(炒,各二钱) 枳壳(麸炒) 川芎(各七分)

水煎,食前温服。

气体弱,加人参、白术(蜜炙)各二钱;便实多滞,加牛膝一钱。

独参汤

人参(二两,去芦)

水煎浓汁,乘热顿服,几次再三服之,补接力量。

产室

产室当令温凉得宜,若产在春夏宜避风,产在秋冬宜避寒。故盛暑弗成当风取凉,以犯邪,又不宜热甚致令产母头痛面赤,亦不宜多人鼓噪惊慌,热气熏蒸。若夏月宜储凉水一盆,温则换之,以解其热。若冬月宜储炭火一盆,务令下体和暖衣被,亦宜加浓。庶不为冷气所侵,可免胎寒血滞难产之患。且产后胎元即落,气血俱虚,感邪尤易,故弗成以掉慎!

稳婆

产妇分娩必须任天由命,不宜催逼。安其神志,不使惊慌,直待瓜熟蒂自落矣。故用稳婆必须择老成忠浓者,事后嘱之,及至分娩,务令安闲沉着,不得用手段催逼。世之稳婆催逼有二∶有不知时辰,生怕后时者。有急完,此家复往彼家者。每因委曲试汤分之,掐之,逼之使下,多致小儿头身未顺,而手足先出,或横生或倒产,为害很多。若痛阵未紧,眼无金花,手指中节未跳动,产门谷道未挺迸,切弗成令其坐草。又或有生息不顺及双胎未下之类,俱宜稳密安慰,弗成令产母闻知,恐怖则气散,愈难生下。又有一等诡诈刁猾稳婆,故作哼讶之声,或轻事重报,以显己能,以图浓谢,乃至产妇惊奇,为害不浅。又有狡猾稳婆,意欲害人,私以手指掐破胞衣者,极宜预防。总之全凭自作主将,弗成专意听信。盖此辈无书传,无师授,此理毫无所知,常常多执己见,一进门来不问早晚,便令坐草,催其用力,或揉腰,或擦肚,或手入探摸,多致死亡,可不谨哉!

弄痛

孕妇临月腹痛,或作或止,名曰弄痛,非正产之候。或腹虽痛而腰不甚痛,非正产之候。胎高未陷下者,非正产之候。谷道未挺迸者,非正产之候。水浆未破,血未出者,非正产之候。浆血虽出,而腹不痛,非正产之候。且令稳食安睡,或扶行熟忍,弗成坐草。

试痛

怀胎七八月后已能动,或母有火,或起居不时,令胎不安,致动而痛,不用惊慌。照旧稳食安眠,一二日自安,或痛不止,服安胎饮一二剂自愈。盖腹痛一阵紧一阵者,正产也。若一阵慢一阵,或乍紧乍慢者,皆试痛也。切勿轻意坐草。

安胎饮

黄 (蜜炙) 杜仲(姜汁炒) 茯苓(各一钱) 黄芩(一钱五分) 白术(蜜炙黄,五分) 阿胶(炒珠,二钱) 续断(八分) 甘草(三分) 糯米(百粒)

水煎,入酒一杯和服。

若胸中胀满,加紫苏、陈皮各八分;下血加蕲艾、地榆各一钱,阿胶加倍。

脉诀

欲产之妇脉离经(一呼三至),沉细而滑亦同名。半夜觉痛应分诞,来朝午后定知生。

临产宜正卧

产母临月最戒曲身眠卧,盖产母畏痛,多不肯直身行动,乃至胎元转身不顺,儿将到产门被母曲腰遮闭,再转又转闭,则必有力而不克不及动,必致难产。人见其不动则为逝世胎,其实因有力非逝世也。此时任有良方妙药,不克不及令子有力而动,只需产母心安气和,逐步疗养,可保无虞。又有胞水已下,子忽不动,停一二日,三五日者,调理以外,切戒惊骇恐忧浮躁,盖惊则神散,忧则气结,浮躁则气不顺,血必妄行,多至昏闷,知此善调,天然无患。

睡是妙策

产妇临产时须要保养心神,爱护力量。若能上床闭目安睡片时最妙,若不克不及睡临时起身或扶人缓行,或倚桌站立。

痛若稍缓,又上床安睡,总以睡为第一妙法。但睡则宜正身仰卧,使腹中宽舒,小儿易于迁移转变。盖母坐立则儿倒悬,母睡则子亦睡,转身更不辛苦。故宜安眠稳食,弗成曲身乱动。

忍痛

产妇腹痛未甚,且须宽解安卧,或扶令行动,以便儿身舒转。如腰腹痛甚有产之兆,即当正身仰卧,或起坐舒伸。务令安静安闲,逝世力忍耐,待儿转身向下,其产必顺,并且易。最不宜预为惊扰动手,乃至产妇气怯,胞破浆干使儿转身不容易,则必有难产之患。若忍到没奈甚么时候辰,儿自脱,但是下。从未闻有私胎而难产者,惟能忍痛故也。

惜力

产妇初觉欲生,便须惜力安神加意保养,弗成妄用力量者,恐临产乏气乏力也。若儿方转身而用力太早,则每致横生逆产。直待儿身转正,顺抵产门,一逼自下。若时辰未到,用力徒然。

慢分娩

产妇将产时,最宜养神、惜力、安睡为主,切弗成随便马虎分娩。盖儿在母腹要听其渐渐转身寻到产门,头向下脚向上倒悬而出,若果铛铛时小儿自会钻出。不用过于用力,过于焦急。即或太慢过时,不过落在裤中,生在床上罢了,有何大年夜碍?此临产之至要,千古不容易之常道也。

临产宜饮食

产时以饮食为本,有等妇人临产不克不及饮食,则精气不壮,以何用力?必未产前预买人参三五钱,或党参三五两,将产煎服,大年夜助力量胜于肉食。又宜频食稠软米粥,勿令饥渴以乏力量,亦不宜食硬冷难化之物,恐产时乏力,乃至脾虚不克不及消化,则产后有伤食之证。又酒弗成多饮而致醉,凡产前醉,则有力而四肢不消。产后酒多恐引入血分、四肢,致后有动血及四肢有力,髓骨 痛之患。

临产贵活动

贫贱之家过于安适者,每多气血壅滞,常致胎元不克不及迁移转变。此无未产之先,亦须常为活动,庶负气血流畅,胎易迁移转变则产亦易矣。是所当预为留心者。

临产禁巫邪

产妇临月弗成占卜问神,如巫觋之徒哄吓投机,妄语阴险祷神只保产妇,闻之必生疑惧。心有疑惧则气结血滞而不顺,多至难产,所宜戒也。

正产

正产者,将产之时稳婆以意揣度产妇,以意审详。若小儿逼到产门,则腹痛必急,腰痛必甚。胸中下陷,交骨分开。大年夜小便一齐迸急,眼中金花乱闪,浆水或血俱下。此时子已出胎,产母方尽力一迸,子即生下,庶不误事。如数证未到即半日一日不产无妨,切弗成老少惊慌,求神许愿,恐产母见之闻之必生忧愁。一有忧愁天然恐怖力弱,饮食难进,亦弗成悯其苦楚,急欲离身。强之用力,用力太早,关系母子生命,可不畏哉!

难产

少妇初产交骨不开,或因分娩太早,用力催逼,儿横腹内,诸药有效者,宜神柞饮(亦治一切难产)。

又有破胞已久,胞浆沥尽,产家声进,产路干涩而难产者,宜神应散。又有中年妇女生育过量,气血而虚难产者,宜脱花煎。又有血先下,或胞浆先下,子逆上冲者,宜大年夜顺汤,或单用黄葵子七十粒(炒,研末)调下。

若统治一切难产而有效者,如加味芎归汤、佛手散、油蜜煎、阿胶汤、胜金丹、归 汤皆可择用。又有胞水先破不即产,乃至延及二三日,四五日者,宜用鱼胶五钱( ,存性研)酒调下,或用冬葵子三钱(炒)煎服。

神柞饮

生柞枝(洗锉) 益母草(各一两) 川芎(五钱) 当归(五钱) 人参(三分)

水二钟,煎一钟,温服。

神应散

生蜂蜜 甜酒酿 麻油(各一杯)

上共煎数沸,入童便一杯服。

脱花煎

川芎(二钱) 当归(七钱) 肉桂(一钱) 牛膝(二钱) 车前子(一钱五分)

水二钟,煎八分,热服,再饮酒数杯(更妙)。

大年夜顺汤

人参(二钱) 砂仁(一钱) 麻油(一两,熬)

水煎服。

加味芎归汤

当归(一两) 血余(即壮妇头发,如鸡子大年夜一团洗净,瓦上炙存性) 川芎(七钱) 龟板(一个,酥炙)

水煎服。约人行五里许即生。

佛手散

当归(五钱) 川芎(三钱)

水七分,酒三分,同煎七分服。

油蜜煎

蜂蜜 麻油 童便(各一钟)

共煎温服。

阿胶汤

阿胶(二两,炒珠) 赤小豆(一钟)

水二碗煮豆令熟,去豆,入胶化服,每服半钟,不过三服即出。

胜金丹

兔毫笔(即败笔头一枝,烧灰存性研) 生藕汁(一钟)

共调匀服。

若衰弱及素有冷疾者,即以银器盛之,隔水炖,温服。

归 汤

当归(一两) 黄 (五钱) 川芎(三钱) 益母草(二钱) 枳壳(麸炒,一钱)

水一钟半,煎七分服。

横产

横产者,以儿方转身,产母用力太早,乃至儿身未顺,而先露手臂,名曰觅盐生。但见儿手略有出意,即令产母宽解仰卧,悄悄送入弗令多出。盖出少则易入,未久则易入,如出多而久难入。略以盐半分涂儿手心,以麻油抹儿满手,悄悄推入,或以手指悄悄抓儿手心亦可,切弗成用刀截断,仍待儿身转正即生。

倒产

倒产者,因儿未及转身,产母尽力一逼,致令儿先露足,名曰踏盐生。亦令产母宽解仰卧,悄悄扶入,若未得入,略以盐半分涂儿足心,或以手指悄悄抓儿足心,仍以麻油抹儿满足,悄悄推入,静候转正即生。

坐产

坐产者,因儿将产,其母疲惫久坐椅褥,抵其活门不克不及正生,而先露臀。须用手巾一条拴系高处,令产母以手攀之,悄悄屈足舒伸,以开活门,儿即顺生。

偏产

偏产者,因儿未顺活门,产母尽力一逼,儿头偏柱边傍,虽若露顶实额角也。亦令产母正身仰卧,稳婆轻手扶正头顶即生。若儿头后骨偏柱谷道傍边,令稳婆以绵衣烘热裹手,急向谷道外傍悄悄托上,或用膝头抵住,令儿头正即生。

碍产

碍产者,因儿转身时产母用力太早,致儿脐带绊肩。虽儿身已正门路,已顺儿头,已露犹不克不及生。须令产母仰卧,稳婆悄悄推儿向上,以中指按儿肩,拨去脐带,静候片时即生。

盘肠产

盘肠产者,因产母常日气虚,及临产时用力努挣,周身气血下注,乃至肠随儿下。治法以干净不破损漆器盛之,浓煎黄 汤,待温浸之,以润其肠,待儿胞衣俱下,产母仰卧本身吸气上升。稳婆以麻油涂手渐渐奉上。

宜服大年夜剂补中益气汤(方见后膀胱落下条中)。一法以蓖麻子(十九粒去壳,捣烂),涂母头顶,待肠收上,急以水洗去。又法以醋半盏,新打水七分调匀,忽 产母之面,或背即收。每 一缩,三 三缩,肠已收尽矣(此法但恐怖则气散,反致他疾,须慎用之)。如肠头为风吹干不克不及支出,以磨刀水微温润肠,另煎活磁石汤一杯,产母饮之,其肠自收。

热产

热产者,临产时当盛暑,产室宜避日色,多储清水,以避热气,更不宜多人喧嚷,热气熏蒸以防发热头晕。

气乏不克不及产下。倘狂风阴雨更宜谨避。总之,产室当温凉得中为妙。

冻产

冻产者,严冬解产宜密闭房户,多置炭火,常令暖气如春,仍浓覆下体,常使平和免致难产。若下部受寒,乃至血冷呆滞,骨骱产户坚收,儿不速生。急以川芎、当归(各五钱),加干姜或肉桂,水煎服。一法以紫苏浓煎汤,熏洗亦妙。大年夜抵坐草太早,去被好久,多有此患。

慎之!

惊产

惊产者,或因少妇初次临盆,神情怯弱,子户未舒,腰曲不舒展,转胎侧儿不克不及生。宜紫苏饮。或身分来难产,临期恐怖,乃至气结不可,儿不克不及下,宜舒郁汤。

紫苏饮

苏梗 人参 陈皮(去白,各一钱) 当归(二钱) 川芎(八分) 大年夜腹皮(二钱,洗净) 甘草(五分)白芍(一钱五分,酒炒)

水煎服。

舒郁汤

紫苏(一钱) 当归(三钱)

长流水煎服。

伤产

伤产者,受孕未足月有所伤动,乃至脐腹苦楚悲伤,忽然欲产。或妄服催生之药,逼儿速生;或仓促用力太早,浆水先下,皆不克不及无伤,慎之可也。

临产服药

临产服药催生,切忌兔脑鼠肾二丸,及复生丹。盖兔鼠二丸大年夜耗气而兼损血,复生丹大年夜破血而兼损气。产时百脉闭幕,气贫血亏。服此耗气破血之药,一令毛窍开张,招风入内,祸弗成言。一令产后大年夜坏贫血发热,遗患无穷。按此三方,古今称为神灵奇宝者,尚然如此,其他可知。

如必须服药,若加味芎归汤、佛手散二方用之不尽矣。盖产时全要血足,血足如舟之得水,何患不可。二方大年夜用芎归使宿血顿去,新血骤生。药品随地皆有,且使身材壮健,产后无病,真正有益无损。此皆先贤洞达阴阳之理,制此神方以利先人。临产者,当共宝之。

加味芎归汤

当归(一两) 川芎(七钱) 血余(即壮盛妇人头发洗净,瓦上焙,存性,七钱) 龟板(七钱,酥炙)

水煎服,约人行五里许即生。

佛手散

当归(五钱) 川芎(三钱)

水七分,酒三分,煎七分,服。

临产安慰

初产时最忌诘问是男是女,恐因言语而气馁,或以爱憎而动气,皆易致病。倘连胎生女,此亦人事之常。

凡为翁姑与丈夫者,只宜宽言安慰,切弗成咨嗟太息,使妇抱怨致病伤生。若因所生是女而或弃,或溺者,定得绝嗣之报,须修德以俟之。

临产血晕

临产去血太多昏不知人,产下即逝世者,名曰血晕。宜芎归汤。若产后虚脱,面白、眼闭、口开、手冷、六脉纤细,急用人参一两,水煎浓汤灌之,迟则无及矣。若火盛血逆而昏晕者,宜清魂散。如不醒,以韭汁和醋灌之。仍不醒,急掐人中,提顶心头发,姜汁和童便灌之;或荆芥穗二钱研末,童便调灌。若掉血过量,虚热太过,目暗神昏,手足厥冷者,宜参归汤。若才产忽然噤口,说话颠倒,如见鬼神,此败血攻心也,宜妙喷鼻散。若猝时昏晕,药不及煎,宜烧铁秤锤令赤,用器盛至床前,以醋沃之,令酸气入鼻即醒,或以热醋稍含之即愈。

芎归汤

川芎(三钱) 当归(三五钱)

水煎服。

清魂散

人参 荆芥 泽兰叶(各一钱) 川芎(四钱) 甘草(三分)

共为末,每服二钱,或水煎服。

参归汤

川芎 当归 人参(各一钱) 干姜 肉桂(各五分)

水煎服。若汗多加黄 。

妙喷鼻散

山药(姜汁炒) 远志肉(制) 茯苓 茯神(各一两) 人参 桔梗 甘草(各五钱) 辰砂(另研,水飞,三钱) 木喷鼻(二钱五分,另研) 麝喷鼻(一钱,另研)

为细末,每服二钱,酒下。

交骨不开

交骨不开乃元气衰弱,胎前掉于保养,乃至气血不克不及运达而然也。急令安睡。内服加味芎归汤(方见前临产服药条中),外以麻油调滑石末,涂其产门即开。

胞衣不下

儿出胎时,稳婆宜以两手重抱产母胸前,产母本身亦宜以两手紧抱肚脐,令胞衣下坠。如胞衣不下,亦是分娩太早之故。盖正产时骨节开张,壮者很多天而合,怯者弥月而合。今不待其开而强出之,故胎出骨眼随闭,乃至胞出不及耳。宜用佛手(方见前难产条中),加牛膝、瞿麦(各二钱),滑石(一钱),水煎服。若败血流入胞中,胞即胀大年夜,不得下,治之稍缓,胀满腹中,上冲气量气度,苦楚悲伤喘急,宜急断脐带,使血不入胞中,免致胀满。

但脐带极脆,要细心拿定。先用软绢或粗麻线系住脐带,又将脐带双折再系一道,以秤锤坠之,防其缩入,然后剪断。过三五日自痿缩干小而下。弗成乱服药,乱着手。若血流入胞衣,血胀不下,治之少缓,必致胀满。以次上冲气量气度苦楚悲伤喘急者,宜服牛膝汤。若气血衰弱,不克不及传达而不下者,产母但觉乏力,别无胀痛,宜加味芎归汤(方见前难产条中)。若腹痛手按稍缓是虚痛也。宜保生无忧散统治。胞衣不下,将产母头发吊起,急以发梢探喉中,一呕即下。

牛膝汤

延胡索(五钱) 牛膝 全当归(各三钱)

水煎服。

保生无忧散

当归(酒浸) 枳壳(盐炒) 川芎 木喷鼻 白芍 炙甘草(各一钱半) 血余炭(另研) 乳喷鼻(另研,各五分)

水煎,入血余炭、乳喷鼻二末服。

膀胱落下

儿胞下后膀胱脱出,名曰痂病。或由分娩用力太过,或由气血两虚。其色紫者,可治。白者,难治。急用狗脊散煎汤先熏后洗,乘热悄悄托进。内服补中益气汤,去柴胡,加醋炒白芍敛而举之,或外用黄 煎汤熏洗亦妙。

狗脊汤

(金毛)狗脊 黄连 五倍子 水杨根 枯白矾(各一钱)

共为末,水煎汤熏洗,一二日愈。

补中益气汤

人参 黄 (蜜炙) 白术(蜜炙) 甘草(炙,各一钱五分) 当归(一钱) 陈皮(五分) 升麻(蜜炙)柴胡(各三分)

上加姜三片,枣二枚,水煎服。

子宫脱出

子宫脱出,痛弗成忍,名曰 疾。此由分娩太早,尽力太过而然。宜用蓖麻子去壳十四粒研烂,涂头顶心,入即洗去。或用蛇床子五两、乌梅十四个煎水,日洗五六次,内服参姜汤。

参姜汤

人参(另炖冲药服) 白芍(酒炒) 淮山药(各一钱) 当归身(二钱) 干姜(炮,五分) 甘草(炙,五分)

水煎服。

损破脬胞

临产损破脬胞,小便不由,宜补脬饮。但服药时须敛气,不得出声,如出声则有效。

补脬饮

黄丝绢(生成黄者,三尺,用炭灰淋汁,煮烂,以青水漂极净) 黄蜡(五钱) 白蜜(一两)马庇勃 茅草根(各二钱)

水二钟,煎一钟服。

产门不闭

产门不闭乃气血大年夜虚不克不及收摄也。宜十全大年夜补汤加五味子。或痛而觉热,宜加味逍遥散。或忧思伤脾而血热者,宜加味归脾汤。若暴怒伤肝而动火者,宜龙胆泻肝汤。

十全大年夜补汤

人参 白术(蜜炙) 茯苓 黄 (蜜炙) 当归 熟地黄 白芍 川芎(各一钱) 肉桂 炙甘草(各五分)姜(三片) 枣(二枚)

水煎服。

加味逍遥散

当归 白芍 白术(蜜炙) 茯神 甘草 柴胡 丹皮 栀子(炒,各七分) 姜(三片)

水煎服。

加味归脾汤

人参 黄 白术(蜜炙) 茯苓 酸枣仁(各二钱) 远志(制) 当归 柴胡 栀子(炒,各一钱)木喷鼻 炙甘草(各五分) 龙眼肉(七枚)

水二钟,煎七分,食远服。

龙胆泻肝汤

龙胆草(酒炒) 人参 天冬(去心) 麦冬(去心) 甘草 黄连(炒) 栀子(炒) 知母(各五分)黄芩(七分) 柴胡(一钱) 五味子(三分)

水煎,温服。

产后调护

产后上床,宜浓铺 褥,高枕靠垫。勿令睡下,致血不可,宜仰卧,不宜侧睡。宜竖膝,不宜伸足。宜闭目静养,切忌大年夜喜大年夜怒。亦勿熟睡,恐倦极熟睡,血气上壅,因此眩晕。亦不宜大声急叫。乃至惊骇。逐日以手从心下悄悄推拿至脐,日五七次,则恶血尽下,第二天乃止。不问有没有病痛,宜以益母草煎汤搀杂童便,日服数次(童便须临时取用,亦须油腻者为贵)四壁须遮围使无空闲,庶免风寒。夏季忌贪凉用扇、食冷硬物及当风坐卧。百日内忌夫妻交合,犯之毕生有病。盈月前方可梳头洗足,不然手足腰腿必有酸痛等证。弗成独宿,恐致虚惊。弗成刮舌,恐悲伤气。弗成刷齿,恐致血逆。须至盈月,气血平复,方可照旧理事。

产后忌讳

产后七日内毋犯冷水,毋洗下部。毋梳头以劳力,毋起早以冒风,毋行走以伤筋骨。至七日外方可用温水洗下部,尤须防产门进风。月内毋多言,毋劳女工,毋用凉水洗手足,即温水亦宜少洗。毋吃惊骇,毋起火气,毋过饮食,毋犯房劳,即一百二十日内亦弗成费心劳力。毋食重浊之物,以壅滞经络。毋食辛热之物,使血妄行。毋食生冷之物,使血凝集。毋食消导耗散之物,以损气血。毋多饮醇酒,乃至神昏掉误。毋多食咸味,以烧干乳汁。产后忌冒风而产门更宜紧防,虽七日外亦须隐瞒慎密,脐腹宜时用衣服烘热温之。虽暑月亦宜浓盖,不然腹寒血气不可且多苦楚悲伤。

乳少

乳汁乃冲任气血所化,故下则为经,上则为乳。产后饮食最宜油腻,弗成过咸,盖盐止血少乳且发嗽。若气贫血而乳少者,或产时去血太多,或产前有病,和穷苦之妇,仆婢下人,产后掉于疗养,血脉枯槁。或年至四十气血渐衰,常常无乳,急服通脉汤。虚者,补之也。若乳将至而未能过畅者,宜涌泉散。滞者,通之也。若瘦削妇人痰气壅滞,乳滞不来者,宜漏芦汤。壅者,行之也。或用赤小豆煮粥食之即通。若乳少无以乳儿,乃至母子俱瘦,饮食增添,宜参术地黄汤。

通脉汤

黄 (生用一两) 当归(五钱) 白芷(一钱) 通草(二钱,上用) 七星猪蹄(一对)

煮汤,吹去浮油,煎药服之,服后覆面睡卧即有乳。如未效,再服一剂。

若新产者无乳者,水酒参半煎服。不消猪蹄;若年少力壮,体素强健者,宜加红花三分,以消恶露。

涌泉散

当归 黄 (生用) 通草(各二钱) 穿山甲(炒研) 瞿麦(各一钱五分) 王不留行(一钱五分)七星猪蹄(一对)

煮汁一碗,入酒一杯煎服(以木梳于乳上梳之)。

漏芦汤

漏芦(二两) 蛇蜕(一条) 土瓜根(一两)

上为末,酒调服二钱。

参术地黄汤

人参 熟地黄 白术(蜜炙,各二钱) 当归 川芎 黄 麦冬(去心) 茯苓(各一钱) 炙甘草(五分)五味子(十五粒) 陈皮(四分)

上加大年夜枣二枚,水二钟,煎一钟服。

乳出

产后乳自出,乃阳明胃气之不固,当分有火无火而治之。若无火而泄不止,由气虚也。宜八珍汤(方见前滑胎条中)、十全大年夜补汤(方见前产门不闭条中)。若阳明血热而溢者,宜保阴煎,或四君子汤加栀子。若肝经怒火上冲,乳胀而溢者,宜加减一阴煎。若乳多胀痛而溢者,宜温帛熨而散之。若未产而乳自出者,以胎元脆弱,滋溉不全而溢也,谓之乳泣,生子多不育。

保阴煎

生地黄 熟地黄 白芍(各二钱) 山药(姜汁炒) 川续断 黄芩 黄柏(各一钱五分) 生甘草(一钱)

水二钟,煎七分,食远温服。

如小水多热,或兼怒火动血者,加栀子(炒黑)一钱。夜热身热,加地骨皮一钱五分。肺热多汗,加麦冬(去心)、酸枣仁各一钱。血热甚者,加黄连一钱五分。贫血血滞筋骨苦楚悲伤,加当归二三钱。气滞而痛,去熟地黄,加陈皮、青皮、丹皮、喷鼻附之类。血脱血滑及便血久不止者,加地榆一钱或乌梅一个。少壮强大者,不用用熟地黄、山药。肢节筋骨苦楚悲伤,或肿胀者,加秦艽、丹皮各一二钱。

加减一阴煎

生地黄 白芍 麦冬(去心,各二钱) 熟地黄(三五钱) 炙甘草(五七分) 知母 地骨皮(各二钱)

水煎温服。如躁烦热甚便结者,加石膏二钱;小儿热涩者,加栀子一二钱;火浮于上者,加泽泻一二钱,或黄芩一钱;血躁血少者,加当归一二钱。

四君子汤

人参 白术(蜜炙) 茯苓(各二钱) 炙甘草(一钱) 姜(三片) 枣(二枚)

水煎服。

吹乳

产后乳儿,乳为儿口气所吹,致令乳汁不通,壅结肿痛,不急治之,多成痈肿。急服栝蒌散,外以南星研末,温水调敷,更以手揉散之。若肿痛势甚者,惟金贝煎最妙。

栝蒌散

栝蒌(一个) 乳喷鼻(去油,二钱)

酒煎服。

金贝煎

金银花 贝母(去心) 蒲公英 夏枯草(各三钱) 红藤(七八钱) 连翘(一两或五七钱)

酒二碗,煎一碗服,服后暖卧片时。

如火盛烦渴乳肿者,加天花粉二三钱。

产后无儿饮乳,或乳多儿小未能饮尽,余乳蓄结作胀。或妇人血气方盛,乳房作胀,乃至肿痛憎寒壮热,不吮通之,必致成痈。用陈皮一两,甘草一钱,水煎服。若肿结不消,欲回乳者,用麦芽二三两(炒熟),水煎服。

乳痈

乳痈属胆胃二腑热毒瓦斯血壅滞,故初起肿痛发于肌表,肉色 赤。其人表热,或憎寒壮热,头痛烦渴,宜栝蒌必效散。若初起结块,宜泽兰汤。外用活鲫鱼一尾捣烂,和尾月饴糖糟一小团研细调敷,肿消即下。如未消再敷。一法以远志去心取肉,米泔浸炒为末,每服三钱,酒一钟廓清饮之。渣敷患处。若脓出寒热如疟,宜解毒散。若脓出衰弱,宜参 银花汤。

栝蒌必效散

栝蒌(一个捣烂) 金银花 当归 生甘草(各五钱) 乳喷鼻(去油) 没药(去油,各一钱)

水煎服。(一方有白芷、青皮各一钱)

泽兰汤

泽兰(一两) 青皮(三钱) 白芨(五钱) 枸橘叶(三十片)

水煎,入酒半钟服。

解毒汤

人参 白术(蜜炙) 生地黄(各二钱) 黄 银花 茯苓(各一钱) 连翘(去心,四分) 青皮(三分)白芷(五分) 乌梅(一枚) 大年夜枣(一枚)

水煎服。

参 银花汤

人参 黄 白术(蜜炙) 熟地黄(各二钱) 银花 当归(各三钱) 茯苓 川芎(各八分)甘草(五分)

水煎服。

乳岩

乳岩属肝脾二脏郁怒,气血吃亏,故初起小核结于乳内,肉色如故。其人内热夜热,五心发热,肢体倦瘦,月经不调。用加味逍遥散(方见前产门不闭条中)、神效栝蒌散(方见上乳痈条中)、加味归脾汤多服自消。

若积久渐大年夜 岩色赤出水,内溃深洞难堪疗,宜银花汤。未成者消,已成者溃,已溃者收功。

加味归脾汤

人参 黄 白术 茯苓 酸枣仁(各二钱) 远志(制) 当归(各一钱) 木喷鼻 炙甘草(各五分)柴胡 栀子(炒,各一钱)

上加圆眼七枚,水二钟,煎七分,食远服。

银花汤

金银花 黄 (各五钱) 当归(八钱) 甘草(一钱八分) 枸橘叶(即臭橘叶,五十片)

水酒参半,煎服。

盘肠产治

凡患盘肠产者,恐防再犯。宜于尔后未孕之时,多服加味地黄丸,以固下元关键。及有孕时多服加味湖莲丸,以补气。更服三补丸,以凉血。直待临月,再服加味八珍汤十余剂,庶可免矣。

加味地黄丸

熟地黄(八两) 山药(姜汁炒) 山萸肉(各四两) 牡丹皮 茯苓 泽泻(各三两) 五味子肉桂(各一两)

上为末,蜜丸梧子大年夜,白汤下二钱,空心服。

加味湖莲丸

条芩(四两) 砂仁(微炒) 炙甘草(各一两) 白术(蜜炙) 莲子(去皮心,各二两) 人参(一两为末)山药(四两)

糊丸,白汤下。

三补丸

黄芩 黄连 黄柏(俱酒炒,各等分)

共为末,蒸饼糊丸,白汤下。

加味八珍汤

人参 白术(蜜炙) 茯苓 炙甘草 熟地黄 当归 川芎 白芍 诃子(煨) 瞿麦 粟壳(蜜炙)

水煎服。

产后舌不收

产后舌出不克不及收,以朱砂研极细末,敷其舌。仍令作产子之状,令两人扶之,乃于壁外潜拾破缸、破罐掷地作碎声,令妇惊闻其声,舌即支出。

产后乳悬

产后两乳忽长细如肠,垂太小腹,痛弗成忍,名曰乳悬。用川芎、当归各一斤,以半斤锉细末入瓦器内,水煎频服。复以半斤切片于房内烧烟,令妇鼻吸此烟。如未愈再制一料。更以蓖麻子一粒去壳取肉,研碎,涂其顶心即愈,急宜洗去。

产下肉线

临产用力太过,乃至脬膜有伤,产户垂出肉线一条长三四尺,牵引亲信痛弗成忍,以手微动则痛欲绝。宜用生姜三斤连皮捣烂,入麻油二斤拌匀炒熟,以油干为度。先以熟绢五尺折作数层,令妇人悄悄盛起肉线,使之愚蠢回旋归入产户,再以绢袋盛姜,就近熏之,冷则再换,一昼夜支出大年半夜,二日收尽。但肉线切弗成断,断则不治矣。

子母虫

产后忽生虫一对长寸许,置地能行,埋入土中过很多天发而视之,暴大年夜如拳,名曰子母虫。今后月生一对。

用苦参(米泔浸一宿,蒸熟晒干)研末,加川椒少量为丸服。又生一对,从此绝根。

肠痒

产后肠痒难忍者,或以常日所用针线袋,或以箭竿及簇置所卧褥下,勿令产母及他人知之,其痒自止。

产后身冷

产后日蚀黍粥二十余碗,一月以后其身冷处稀有块,以指按其冷处,其冷即从指下上应于心,如是者二年,诸治不效。以八珍汤(方见前滑胎条中)去地黄加橘红,入姜汁、竹沥一钟,煎七分服,以冷处皆暖为度。

儿枕痛

胎侧有成块,名曰儿枕子。欲生时枕破血下,若败血不下,则成块作痛弗成忍。宜服生化汤或三圣散。

生化汤

当归(五分) 川芎(一钱) 甘草(蜜炙,五分) 炮姜(五分) 夏月(三分) 桃仁(七粒,去皮尖杵)

水煎,入陈酒三五匙,温服。

三圣散

当归(一两) 延胡索 桂心(各五钱)

上为末,每服二钱,童便或热酒调下。

恶露不下

产后恶露不下,腹痛连腰,来往寒热,此因腹有宿冷,或感新寒,乃至败血壅滞不可。惟生化汤(方见上儿枕痛)最妙,佛手散(方见前难产)亦可。若恶露淋沥一向,因腹中恶血未尽也。治宜仿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