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一、经行发热

于××,21岁,未婚。

初诊:1962年2月9日。患者平素文静寡言,月经历来超早,拖延日期颇长,1961年8月开端,经水20天一转,经行时兼发高热,并有胸满,胁胀,乃至呕吐的症状,经历10日,经净后发热亦退,成为规律。发热渐次减轻,在安徽宿东某医院诊治时,曾测得体温高至40℃,心烦头眩,面红目赤,甚则昏厥,隔时方醒。曾经治疗有效,精力颇受威逼,1962年2月间返沪来治。

来诊时已届临经前期,症见精力不舒,胸闷胁胀,口鼻枯燥,脉象弦数,根据证象,诊断为肝热型的经行发热。

推敲本症病机是:患者历来性格沉寂,有不如意事抑郁于怀,肝郁则气滞。在经期中这类景象更加明显,肝头绪于胆,分布于胁间,所以罕见胁胀,木郁则横逆,逆则g 土,是以兼见胸闷呕吐,相火附于肝木,木郁日久易于化火,惹起高烧;火性上炎,故头子眩晕,甚则昏厥。治以疏肝清热法

柴胡4.5g 青皮、陈皮(各)4.5g 当归身6g 赤芍6g 枳壳4.5g。制喷鼻附9g 炙甘草3g 白术6g 川厚朴2.4g 青蒿6g 黄芩9g

服药时月经光降,服2帖后效不明显,热势燔盛,口鼻燥热好像喷火,头子眩晕,又将出现热厥景象。二诊时研究其证象,因肝经直上巅顶,肝火上扰,又有动风之趋势,再三推敲,乃于上方加钩藤18g (后下)以平肝熄风,并加强清热的功能。服2帖后据诉头子清冷,随访,每个月经来不再发热,证明取得了经久疗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