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方论》

《瘟疫方论》

崇祯辛已,疫气风行。山东浙省南北两直,感之者尤多,至五六月益甚或相当门。感染始发之际,时师误以伤寒法治之,未罕见其不殆也,或病误听七日当自愈,不尔十四日必廖,因此掉治。有不及期而逝世者;或有妄用峻剂功补掉叙而逝世者;或遇医家直接不倒,心疑胆却,以急病用缓药,虽不即受其害,然迟延而致逝世比比皆是。所感之轻者,尚获幸运,感之重者,加倍掉治,枉逝世弗成胜计。守古法不合今病,以今病简古书原无明论,是以投剂不效。医者彷徨无措,病者日近危机。投药愈乱,不逝世于病乃逝世于医,乃逝世于圣经之遗亡也。吁千载以来,何生平易近不幸如此,余虽固陋,静心穷理,格其所感之气,所入之门,所受的地方及其传变之体,常日所用历验办法,详述于左,以待高超者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