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说先人食粥

中国中医药报 2011-08-08

平易近间传说有“黄帝始烹(煮)谷为粥”这句话,由此推算,我国食粥汗青已有五千年了。

其实我国食粥,有文字记录的可追溯到2600多年前。《齐平易近要术》记录:“煮食醴酪(粥)名曰寒食,盖清明节前一日也。”这是人们在清明节前一日的寒食节,为了纪念介子推食粥的风俗。此书还详细记录了各类食的做法。

食粥还与医疗保健有密切关系,《本草纲目》中就记录各类药粥42种。

先人食粥,缘由多种多样,穷汉食粥,穷人食粥,文人食粥,帝王将相也食粥,食粥又食出很多情味来。

先人有的是为了变换饮食习气,养生健身或显示身份而食粥的。

苏东坡爱好豆粥,说:“沙瓶煮豆软如酥。”有天早晨,苏与友吴子野游玩,夜晚甚饥,吴劝之吃白粥曰:“能推陈换新,新粥益胃”。白粥不只能充饥,并且有养生之功能。

南宋词人刘克庄是“说与厨人稀作粥”,不是无米,是求新换味。南宋诗人范成大年夜吃粥是“镂姜削桂浇蔗糖,甘滑非常胜黄梁”。

南宋诗人杨万里爱煮梅花粥而食:“脱蕊收将熬粥吃。”

陆游更会吃粥,曰:“只将食粥致神仙。”他认为吃粥可以长命,可以作神仙,难怪他平生饱经风霜,还活到86岁高龄。

现代宫中食粥则是隆重的礼遇。那个“不问苍生问鬼神”的汉宣帝,诏令儒生朗读《楚辞》时,“每诵即与粥”。唐朝皇帝也以“防风粥”赏给文人学士,听说白居易有幸吃过,“食之口喷鼻七日”。关于帝王食粥也很有逸趣:晋元康九年,惠帝司马衷时,“世界荒馑,庶平易近饿逝世,帝闻之,曰:‘何不食肉糜?’”糜者,粥也。老庶平易近米都没有,何能吃粥。吃惯了肉糜的惠帝却说老庶平易近没米粥吃,为甚么不去吃肉粥?一言而贻笑世界。

而更多的先人食粥,是出于没法,为了填饱肚子,延续生命,度饥荒以待丰年。

宋朝范仲淹,早年家贫,在外肄业多年,每天就是两餐米粥充饥,“断机划粥”传为嘉话。清朝龚自珍赞之曰:“家贫志不移,贪读如饥渴。划粥僧舍中,学问得广博。”清人赵翼的《檐曝杂记》有两首《白粥诗》,其一曰:“天旱年来稻不收,至今煮粥不曾稠。人言箸插器械倒,我道匙挑两岸流。捧出堂前风起浪,交来庭下月沉钩。早间不消青铜照,端倪清楚在外头。”其二曰:“煮饭何如煮粥强,好同儿女熟磋商。一升可作两升用,两日堪为六日粮。有客只须添水火,无钱不用问羹汤。莫言淡泊少滋味,淡泊当中滋味长。”读来令人心酸。想那赵翼也曾在朝为官,后去官治学,始能接近平易近众,由此能见其当时家道宽裕;而浅显老庶平易近呢,的确就没法生活下去,食不充饥,衣不蔽体,丰衣足食,苦不堪言,粥生怕也没得吃了!

先人以粥活命,曾把粥美称为“醴酪”。其实,粥既非醴又非酪。醴,甜酒。酪,是用牛、羊、马的乳汁做成的凝结的食品,如奶酪;或是以果子、果仁做成的糊状食品,如杏仁酪。但先人看重粥,就由此可想而知了。有一副春联:“一饭一粥当思来之不容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说的是耕织艰苦。

如今,粥也并没有离我们远去。(安徽铜陵市 何竞)